我有一杯酒,足以慰风尘

TIME:2016年07月11日

 

万丈红尘三杯酒

 

第一杯酒慰风尘

第二杯就烈喉间

最后一杯醉余生

 

 

有的人像两条平行线,萍水相逢,一生朋友;有的人像两条相交线,一生只此一次,从此分道扬镳。一个人一生要遇见百万人,随便抓一个也许就可以让自己不再注孤生,可是人人依旧寂寞地寻寻觅觅不屈不挠。

 

从我踏上北方土壤的那一刻起,我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就只屈身在这五花大绑的粗犷地方。我想过在塞北的沙漠纵情驰骋,在淮南的烟雨里低吟浅唱。唯独没有想过我会在哪里遇见你。

 

 

初识那天,我不记得跟你说了什么,以至于后来惋惜不已。

和很多流连在这里的人一样,我们都看中了这家小酒吧的气氛。而我对你的印象也不过是一个喜欢在吧台喝酒聊天的人而已。第一次在酒柜看见你,你熟门熟路地拿走了一瓶酒,后来我问过服务生,是一瓶西班牙的黑松露。

 

 

 

第二次来,还没到酒吧的happyhour。驻唱歌手在拨弄琴弦,试唱了几句许巍的曾经的你。静静的音乐,昏黄的灯光,带你追寻过往的痕迹。青春其实都是安静的,那些白衣的风马少年,也都是静静的。像夏日里的蝉鸣,于嘈杂中见蚀骨的寂寥。当走过了人性的背后和白云苍狗,才发现消受不起的奢侈品叫悲伤,短暂的快乐像噩梦般容易惊醒。

有句话,每一个兀自神伤的怨妇怨夫身上都闪着光,所以开心的人被笼罩在黑暗的角落里。你在我的桌旁坐下,拿了一瓶看起来很有意思的酒。

 

 

 

你告诉我,这种酒叫白熊。只要是啤酒的钟爱者都可以上传自己的肖像印在瓶标上。你想让这种酒的标签上印上你的脸,让全世界的人都认识你。真是个疯狂的念头??!我仔细看着身边的你,你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,握着酒杯的左手长满了茧,跟着音乐随意的晃动。我的脑海里一瞬间曾凌空闪过一个念头——这只手.....牵起来是什么感觉???

 

 

 

 

 

介绍我来这家店的朋友告诉我,这里有全世界酒精浓度含量最高的蛇毒啤酒,高达70度!我一咬牙就要了一瓶,示意你请自便。你却白了我一眼,摆摆手扭头就走。当天晚上就喝的不省人事,失去意识前我记得我像发疯了一样冲上舞台要与歌手一起合唱。“穿过幽暗地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”....从你厌弃的眼神中似乎还读出一点愠怒,大庭广众下半拖半背的把我带到了二楼包间。再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晌午??瘴抟蝗说姆考?,凌乱的床榻,还有...半截的内衣背带。

 

我试图向酒吧里的人打听你的消息,得到的回答都如是说,来这里的人只谈今天,不问昨日。一夜欢妤,竟没有留下丝毫记忆的片刻。

 

 

 

 

现在脑海里对你的印象,似乎只是停留在这里便没有下文了。那时候的我们是两条离的很远的平行线。除了那个一闪而过的牵手念头,再不敢有任何遐想。如果你问我酒是什么滋味,我会告诉你像极了感情。很久以后,你也只是我如今手中的这杯酒。入口的辛辣到回味,咽喉滚动,只是最后,皱着眉头咽下了所有。

 

 

 

美好的世界让人动容:
#发现身边美#
 
请表扬一定会回复的客服妹子